返回顶部

网络提速降费动真格 公众如何得实惠?

http://www.scol.com.cn  (2017-06-01 10:25:2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黄嫣  

  原标题:网络提速降费动真格 公众如何得实惠?

  这些天,家住贵州省贵阳市云岩区省府社区的麻先生又到了交宽带费的时间。他家里使用的是电信20兆光纤宽带,一个月收费149元,包含30元的固定电话费。“我办了一年多了,家里平时网速不错,不过宽带降费并不明显。”麻先生的手机使用中国移动号码,他办理的4G上网套餐每月收费58元,包月流量500兆,当月用不完的可以转到下个月,不过到次月月底会失效。“现在电话打得少,基本都是发微信,流量不太够用。”为此,麻先生准备换一个包月流量更多的套餐。

  5月17日是世界电信日。从5月开始,麻先生的烦恼可能会减轻一些。这源于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接连发布了新一轮的网络提速降费措施。有人叫好,有人怀疑。业内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提速降费今年要迈出更大步伐,这是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明确要求。三大运营商公布的一些举措充满诚意,动了真格,但后续措施有待观察。

  那么,网络提速降费难在哪儿?如何拨开用户吐槽的“假宽带”迷雾?和国外相比,中国的网速网费究竟是高是低?提速降费如何切实提高公众的获得感?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专家和电信专家。

  提速降费动了真格

  现在,手机、电脑已经成为很多人畅游互联网的“标配”。中国有多少人在上网?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相当于欧洲人口总量,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3.2%。“一半多的中国人成了网民。因此,网络覆盖、上网速度、流量资费是关乎民生改善的大事。”电信专家项立刚对本报记者说。

  为进一步推进网络提速降费,从4月底开始,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接连发布各自措施,宣告了新一轮提速降费的到来。

  移动通信的降费措施方面,下调国际长途资费是一大重点。中国电信从5月1日起,下调73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长途通话资费,平均降幅达90%。其中美国、加拿大、泰国、马来西亚、德国等24个方向的资费全部降至0.49元/分钟。中国移动也自5月1日起下调70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长途直拨资费,其中21个方向下调至0.49元/分钟。中国联通也将25个国家和地区的国际长途直拨资费下调至0.49元/分钟。值得注意的是,下调方向很多是“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和地区。不过,公众关心的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并未出现在此次提速降费中。

  “下调国际长途资费是国内三大运营商和国际运营商长期谈判的结果,下调‘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和地区的国际长途资费体现了三大运营商在助推国家战略方面的主动作为。”项立刚同时表示,年内全部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大幅降低中小企业互联网专线接入资费,降低国际长途电话费,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三大具体目标,这意味着这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具体落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针对年内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问题,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马源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三大运营商正在加快推进相关工作。根据该所调研了解,目前所涉及的环节包括资费套餐梳理及调整方案制定、资费套餐配置、系统改造与联调测试、业务验证、渠道部署与客服培训等。

  “我国的电信企业在20多年的市场竞争过程中,长期以31个省级公司及331个地级市公司为经营单位,推出多种类型的套餐,每个套餐又包括各种叠加包等计费类型,资费调整工作量比较大。国内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需要准备的时间要相对多一些。”马源说。

  固定宽带网络降费提速措施方面,三大运营商都面向双创基地、中小微企业等互联网专线用户大幅降低了接入价格,同时提升了网速。项立刚评价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是国家的一大重点战略,此举将为中小企业提供网络便利并降低运营成本,也有利于电信企业拓展多领域的市场份额。

  “总的来看,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这次提速降费有诚意,动了真格。”项立刚表示,当然,问题也是存在的,例如固定宽带网络中家庭用户的提速降费就没有出台明确措施。

  中国网络进步明显

  那么,在海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移动通信网络和固定宽带网络的速度和资费情况如何呢?

  在固定宽带网络方面,随着“宽带中国”战略深入实施,中国宽带取得了长足进步。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地级市基本实现全光纤网络覆盖,具备百兆以上接入能力。到2016年底,光纤到户用户占宽带用户的比重达76.6%,其中固定用户平均实际可用下载速率达11.9Mbps(即11.9兆比特每秒),较2015年底提升了43%。与海外国家相比,这一速度已超过了俄罗斯(11.6 Mbps)、法国(10Mbps)、澳大利亚(10.1Mbps),和美国(17.2Mbps)、英国(16.3Mbps)、日本(19.6 Mbps)、韩国(21.6Mbps)的差距也正在缩小。目前,全球固定宽带实际可用下载速率为7.0 Mbps。在资费方面,单位带宽资费降幅较大,比2015年底下降65%。

  “按由高到低的顺序排列,中国固定宽带下载速率的国际排名在第40位左右,进入全球较快梯队,资费则处于全球中游水平。”马源说。

  不过,不少用户反映家中宽带网络的实际网速远低于电信运营商的宣传值,随后演变为“假宽带”质疑。

  马源解释说,国际上衡量宽带网络速率的指标主要有两个,一是网络接入速率,即从电信企业最末端接入服务器到用户家中这“最后一公里”的网络接入能力,“比如,消费者向电信企业购买20Mbps的宽带,指的就是网络接入速率”。二是用户实际可用速率,指用户上网过程中实际感受到的速率。“由于网站服务器所处的位置不同,网络信息内容传输要经过很多环节,比如前面所说的‘最后一公里’接入环节、骨干网、国际互联网出入口和网站服务器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瓶颈,都会拉低用户的实际可用速率。”

  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宽带测速平台的监测数据,中国三大基础电信企业的固定宽带用户的网络接入速率均达到了工业和信息化部2013年印发的《互联网接入服务规范》要求。马源同时表示,“社会上的确存在一些从事宽带接入的企业,在接入速率上不符合国家要求。对此,政府主管部门已经注意到并进行了监管。”

  移动通信网络近年来提速降费的成效也较为明显。数据显示,2016年底,中国4G用户占移动用户比例达58.2%,超过英国(51%)、日本(58%),和全球最高的韩国(76%)的差距也在缩小。4G用户实际可用下载速率达到11.8Mbps,为同期3G平均下载速率的3.15倍,流量资费水平比2015年底下降37%。移动流量资费在全球178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53位,处于全球资费较低的国家阵营。

  “目前,部分用户的获得感不强是移动通信提速降费面临的难点。”马源认为,主要原因在于企业和用户对“降费”的理解不一致。用户理解的降费是直接降低通信支出;企业理解的降费是降低相关业务单价,实现薄利多销。同时,由于企业的部分降费措施不是普惠性的,只是针对特定群体或特定时段,部分用户无法享受到也是原因之一。

  解决痛点才是关键

  综合公众意见,“假宽带”、捆绑消费、宽带和手机流量资费较高是反映比较强烈的问题,也是提速降费的痛点。

  对于“假宽带”,项立刚分析说,宽带网速与接入方式分为共享和独享有关。对于家庭用户来说,宽带网一般是共享网络,独享网络不仅价格昂贵,也容易造成浪费。“不过,共享网络也需要有质量保证,也就是宽带中允许多少用户接入要有数量限制。目前,一些运营商利用租用的带宽,通过大量增加接入用户数量来盈利,这是需要严厉打击的。”

  马源建议,政府监管部门应该对企业与用户签订的服务协议内容做明确要求,例如签约速率的含义、网络接入方式(独享还是共享)、实际可达到的上下行速率和忙闲时速率、影响接入速率的主要因素等;同时严查相关企业的违规行为。

  他认为,政府还应推动将网络基础设施纳入城市规划,加大对教育、养老、医疗等公益机构和特殊群体、低收入人群网络接入费用的补贴支持力度,同时鼓励企业为低收入群体提供更加优惠的资费方案等。政府相关部门还应定期发布各地、各企业的宽带速率提升情况、资费水平排名以及互联网网站性能排名,并鼓励各地发布本地区提速降费关键指标数据。当然,提高用户对宽带速率和影响因素的认知也很重要。

  “根本目标应该是提升用户的实际可用下载速率。”马源说,只有政府部门和相关企在网络各环节加强统筹协调,联动发力,才能实现“端到端”的全面提速。

  而对于捆绑消费、流量资费较高等问题,则涉及电信企业技术提升、相互竞争和提速降费本身存在的矛盾等更深层次的纠葛。

  “网络提速降费如果只靠政府压力,电信运营商可能以亏损为代价,相应的服务品质、网络覆盖也会减低,这不是长久之计。真正要实现提速降费,只能靠技术提升。”项立刚认为,在5G技术全面商用前,移动通信网络实现大规模提速是有难度的,而固定宽带网络逐步提速存在很大空间。

  竞争被认为是促进提速降费的重要手段。去年,工信部先后向北京船舶通信导航有限公司、中国广播电视网络有限公司发放了基础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批准其在全国范围内经营互联网国内数据传送业务、国内通信设施服务业务。同时,更多市场力量正在进入。截至2016年底,工信部已向198家(次)企业发放宽带接入网业务试点批文,累计向42家民营企业发放移动转售业务试点批文。

  可以预见,随着不同类型市场主体的进入,基础电信业务未来会迎来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业务选择权将逐步转移到消费者手中。

  而对于三大电信运营商而言,既要立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公众企盼,让利于民;又要兼顾企业可持续发展,因为提速和降费本身矛盾而产生的困难可谓不小。

  马源建议,一方面要完善国有企业考核机制,在制定考核指标时对提速降费产生的亏损给予剔除,加大对服务国家战略、保障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运行等指标的考核。另一方面要研究制定提速降费的中长期目标,科学制定提速降费的阶段性目标和路线图。

  “只有消除提速降费的痛点,增加公众的获得感,才能凝聚社会共识,为实现中国网络的跨越式发展和国际赶超提供指引。”马源说。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